嚮往聖潔遺落的十字架


喬治·福克斯日誌:

Rose

一位古時,傑出的,

耶穌基督忠僕


的事工,以及

其生平、遊歷、受苦

及因愛心所受勞苦之基督徒經歷的

日誌



歷史記錄


喬治·福克斯
1624年至1691年

George Fox Portrait


儘管這本書寫於十七世紀,

卻在任何時代都值得一讀。

因為這本書證明了總是可得到的
基督徒之完全、純潔和聖潔。

網絡編輯的序言

這篇日誌是根據 Thomas Ellwood 編輯的喬治福克斯的著作於 1831 年,掃描而得的。有些增添的內容,都被納入、加上了記號,來提供一些背景和更多的細節。 大括號內的文字,即{…} 是取材自劍橋日誌,並且是根據原來的手抄本未經校對所重建的;在正式出版的版本中這些文字都被省略掉。

你若是初讀福克斯的作品,我有一個建議。研讀他說的話。如果在聖經中有些話你認為和福克斯所寫的有矛盾,試用這種方法來解決表面上的不同:架設福克斯是對的,然後重新查驗經文,追問並且搜尋你的心思來想如何能夠把它解釋成支持福克斯所說的。如果你這麼做,你總會看出每一篇經文都和福克斯整篇的信息是和諧的,沒有例外。但是如果你不能重新地思考你過去的了解,那可能是錯誤的,你必須放棄許多的經文由於它們和你非常信為真實的附屬經文並不相容。 有一天當你多解決了這一點經文的疑難的時候,你就會見到所有的經文如何是全然相容的;然後你就有了神所喜好的和他所厭惡的正確法則。知識不是救恩,但能暴露假的救恩,並且指向那獨一真實的救恩的道路。

喬治·福克斯 寫的簡介

我們在英格蘭這個時代的日子裏,主永恆的真理出現了,他永恆的力量再度顯現。

主的大能和生命之道,已被自由而且豐富地傳開,使多人得與神和好。 通過神的永恆之光、權能、和聖靈所聚集到他那裏的聖徒,他們結出屬天的靈果,高舉了我們偉大的神,愈加彰顯了他的榮耀。 又籍著撒在人們心靈中的種子,使人獲得永生;因而羊群被聚集,神話語之豐肥到處湧流、大有能力地如奶被供應;並且屬靈人已在用神的犁頭、高高興興的在那些尚未為神結出屬天果子的心田裏、翻轉著那肥沃的土壤。 同時神的天國的收割者正滿心歡喜地用屬天的連枷打穀、要把那些在人心中的碎秸糠秕和屬神的種子及麥子分開;如此他們滿懷希望地打穀脫粒,並與人分享他們的盼望;屬神的種子跟著就被收納到神的糧倉。

啊!這說不出來的榮耀,和那無窮盡的、無形的、(在萬物之上的)智慧之神所啟示的永恆燦爛的真理、福音、和生命之道!

公告信仰的人、祭司、和官僚又怎樣起來,與那些因神的話語而從不朽的種子得重生的子民為敵! 啊!神的子民承受了多麼大的逼迫、嘲弄、和財產的掠奪! 但那些遭害的人是神所親愛的,有如神眼中的瞳仁,主又怎樣地現身站在他們旁邊,為他們推翻了官僚、祭司、和政府! 自從 1644、1650 和 1652 年之後發生了多少的變化! 自從那些年歲之後,在這個國家的監獄裏怎樣擠滿了生命的承傳人和神的選民,他們在世上除了主和他的基督,再也沒有別的幫助! 因此除了在監牢中,很難找到忠心為真理做見證的人,在監獄裏義人與囚犯同列;他們沒有人間的支持和錢囊,但卻擁有屬天的仗、生命之糧,和那裝著永不衰殘之寶貝的口袋。 然而在當時或現在,那差派他們出去的主耶穌基督,以他永恆的大能和聖靈,成了他們極大的維護與扶持。

喬治·福克斯

(注釋: 喬治·福克斯是貴格派創始人。 有成千的貴格派會員曾獲得基督在他們裏面復活的經驗,但其中卻很少有人像喬治·福克斯那樣被呼召成為旅行傳道人。 他們大多是商人、技師、雇工、農夫,甚至是軍人。 然而,每個人在基督的身體裏面都有一份被聖靈所安排的職責。 每個人都在各自的崗位上服侍神。)

第一章 幼年及早期靈性經驗

本文中淡藍色粗淡藍色的字,都可用滑鼠點擊來參閱聖經章節或其他更詳盡的著作。

為使大家都知道主如何對待我,怎樣在各種試煉及憂患中帶領我,裝備我,使我能勝任他所安排我做的工作,並因此稱頌他的無窮智慧和良善;在我提出服侍真理的公開旅程之前,我覺得現在應該來簡短地提到我年幼時的光景,以及主在我身上的工作如何從我的童年開始,並且如何繼續地作在我身上。

說是在一六二四年七月,我出生在英國萊斯特郡(Leicestershire)克萊縣(Clay)的德萊頓城(Drayton)。 我父親名叫克里斯多夫·福克斯。 他以織布為業,為人忠厚,有神的道在他裡面。 鄰舍都稱他為『忠直的基督徒』(“righteous Christer”)。 我母親為人正直;她未出嫁前的名字是瑪麗·拉戈,出自拉戈家族,為殉道者之後裔。

我從小即有一種莊重和認真的性格,少見於孩童;以至於我看到長者彼此輕浮時,心裡很不高興,往往默然自許的說:「當我成年時,必不那麼做,也不那麼放縱。」

十一歲的時候,我已明白什麼是純潔和正直;因我從小承受教訓,懂得怎樣過純潔的生活。 主教導我在任何事上都要忠心,並且在兩方面要忠心: 裏面向神忠心,外面向人忠心;在所有的事上,是就說是,非就說非。 因為主向我啟示,儘管世人滿口都是欺詐和善變的辭令,然而我卻要在凡事上不一口兩舌;發言必謹慎中肯,溫雅動聽;飲食則為保健,要有節制;我使用 受造之物 的勞役,它們站在服侍者的地位,榮耀創造它們的神;故受造之物在神旨意(或作約)中各有用處,我自己亦是在神旨意中,為那起初就被道分別為聖的,[神的生命之道,耶穌], 那道支撐著萬物,與一切被造的和諧如一。

(評語:不要以為福克斯年青時候的純潔就証明只有純潔的才能夠達到神的應許。因為我們也有過一位十六歲的牧師,James Parnell ,在他回憶錄中的見証,他說『當時他自己全然的活在罪中,勝過他一生所犯的許多壞事,』直到後來他蒙了神的恩典,變成了一位大有能力的牧師,在他的時代裏深入了許多人的心。)

(註釋:『受造之物』是神所創造的任何東西。)

可惜人們不明白 神對生命的安排,對飲食縱恣無度,貪得無厭,鋪張浪費,生活靡爛,愛好卑鄙,吞噬萬物;凡此種種都使世界遠離神,沉陷於敗壞中;因此我立志寧願逃避這一切。

長大以後,有些親戚希望我成為神父或傳道;但有些人反對。 結果我作了一個鞋匠的學徒,他還做羊毛的生意。 他也放牧,出售家畜;我親自處理了很多生意。 我跟他在一起時,他蒙祝福,但我離開他後,他的生意失敗了,一無所成。 那段時間,我從未做過對不起人的事;因主的能力與我同在,祂管束我保守我。這時候我做事,與人打交道,喜歡用「實在的」 這話,認識我的人都常說,“當喬治說---「實在的」這話時,你休想改變他。” 當男孩子或粗魯的人嘲笑我時,我就走開不去理會;但多數的人都喜歡我的率直和誠實。

(註釋:在福克斯的時代,任何人公開宣告或者『公告』他們對聖經和基督的信仰就是一個『公告信仰的人』(又譯成信徒或教授)。 當時唯一所有的大學都是宗教的學校,很自然的就是由一位『公告信仰的人』來教導。後來大學被擴展到世俗的科目,所有的教師仍舊保留了教授的頭銜。 )

當我快十九歲的那年,有一回在市集上遇見了一位堂弟兄,他名叫布拉德福德、是一位信徒。 還有另一個信徒和他在一起,他們邀我一同去喝一壺啤酒。 當時為了口渴,我就跟他們去了;我喜歡一切好意的人或尋求神旨意的人。 我們每人喝完一杯啤酒之後,他們再『為彼此的健康』乾杯,然後要來了更多的酒。甚至約定誰不想再喝的誰就要付賬。 我很難過,信徒竟然強迫最沒有酗酒傾向的人承擔喝酒的費用。 因此我就起身要離開,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硬幣,放在他們面前的桌子上,說道:「既然這樣,我就和你們告辭了。」 所以我就離開了,辦完事後就回家;但是當夜我不能上床,坐立不安。 有時走來走去,有時向主哭訴祈禱;主的話臨到我說:「你看到年輕人交往愛虛榮,老年人迷戀世俗財物;但你必捨棄這些,不論老少,都要疏遠。」

這樣,在 神的吩咐之下,一六四三年七月九日我離開了親人,無論老少我都與他們斷絕了來往。 我先來到拉特沃思,住了些時。 從那裏我去了北安普敦,在當地也呆了一段時間;然後我去了白金漢郡的紐波特帕格內爾;呆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於在一六四四年六月六日去了巴尼特。這樣當我在通國遊歷的時候,好些信徒注意到我,想要和我聯絡;但是我怕見他們,因為他們並不持守他們所表明的信仰。 當我在巴尼特期間,我遭遇到強烈的誘惑要對自己失望。那時我才領悟耶穌是如何受到試探的。 但是我受到誘惑和壓抑的困擾甚多。 有時我在臥室裏閉門不出,更常在林中散步等候主,(希望聽到他談談我的掛慮)。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受到這些誘惑。我深自反省,自問「過去曾否如此?」後來想起可能是因為我與親人斷絕了來往,對不起他們。 這樣我追憶著過去的生活,自問是否傷害過誰;但試煉似乎越來越重,幾乎叫我失望而罷休。 可是當撒旦作孽無法生效時,他又張下網羅誘我犯罪,想要乘機使我沮喪到絕望。這些試煉發生在我約二十歲的時候,幾年以來,我一直如此地大受折磨,只渴望能夠擺脫。 我找過很多的牧師想得到他們的安慰,但是安慰總不得從他們而來。

離開巴尼特我去了倫敦,租下一房,在那兒我非常痛苦愁煩,因為當我眼望倫敦市有名望的信徒時,我看到的是他們都在黑暗之中,被黑暗所禁錮。 我在倫敦有個叔叔,名叫皮克林,他是位浸信會會友,當時會友們既坦誠又充滿愛心;然而我卻無法向他們表達心意,也不能加入他們的教會;因為無論老少,我都看出他們屬靈的光景。 有些慈祥的人想把我留下小住,但是我怕和他們交往;所以還是返回家鄉萊斯特郡,心想我的離別可能使我的父母和親戚們時常憂愁。

當我返回萊斯特郡,我的親戚們想讓我結婚;但是我告訴他們我太年輕,我想先得著智慧。 另外有人想讓我參加軍隊的後備連;但是我拒絕參軍,我這麼年輕,他們卻提出這些建議,讓我頗為傷心。後來我往科芬德里(Coventry),在一個信徒家中暫住,直到和當地的人逐漸熟識;他們當中有很多慈祥又熱心的人。 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回到自己的家鄉度過了一年,許多的夜晚,我獨自一人行走在極大的悲傷和痛苦中。

我出生在德雷頓鎮,經常和當地的牧師 納旦尼爾·史蒂文斯 見面。 他時常來探望我,我也常去看他。另有一位牧師有時跟他同來,他們尊重我,願意聽我的意見。 我也向他們提出問題,與他們探討。 有一次史蒂文斯牧師 問我,耶穌為什麼在十字架上大喊,「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他為什麼說,「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我告訴他,當時人類所有的罪孽都由耶穌承擔,人類所有的罪過和邪惡都壓在他的身上,使他受傷;他不得不承受世界所有邪惡的痛苦,成為活祭,因為他是作為一個人,而非神;所以,他這樣為眾人死,為每個人親嘗死的滋味,為全世界的罪惡,他成了挽回祭。 我把這點,我所理解的耶穌所受的苦難和他的經歷,說出來的時候。史蒂文斯牧師說,「這個答案很好,很完全,這是他從未聽過的一個答案。」那時候在我們的交往中,他十分客氣,常在別人面前稱讚我。史蒂文斯牧師常把我週日告訴他的話作為他 第一天(主日) 佈道的主題,他這樣的利用我逐漸引起我的反感。後來史蒂文斯牧師變成對我大施迫害的一個人。

(注釋: 由於禮拜的每一天和各個月都取名自異教的神,聖經禁止說或寫這些神的名字,喬治·福克斯和早期的貴格會教徒提到日月時,就把星期天說成第一天,把六月說成第六個月,等等。)

此後,我又去見一位住在瓦立克郡曼塞特爾的年長牧師,和他討論關於灰心和誘惑的原因;但是他不瞭解我的情況。 他勸我去吸煙和唱聖歌。 煙草非我所好之物,而且詩歌我也唱不出來;因為我不能唱歌。 他叫我再過來一次,他會向我透露很多事;但當我去了的時後他很生氣,因為我前次說了的話觸怒了他。 他把我的煩惱、悲傷和痛苦告訴他的僕人,包括年輕的婢女在內。這事使我非常的傷心,為什麼我把我的心事向這樣麻木的一個人吐露了。 這讓我看出所有牧師和信徒的安慰,只是叫人愁煩,這又增加了我的苦悶。我聽說塔姆沃思地方有一位以經歷豐富出名的牧師。 我走了七哩路去見他,卻發現他不過是一具空桶。 我也風聞一位住在科芬德里的克拉多克醫生,也去拜訪他。我請教他關於誘惑和灰心的原因,和人之陷入於煩惱中的原因。他卻問我,「誰是耶穌的父親和母親?」 我告訴他馬利亞是耶穌的母親,耶穌雖然被稱為約瑟夫的兒子;然而他實在是 神的兒子。說話的時候,我們在他的花園裡走著,園中的小徑狹窄,當我轉身的時候無意中踏進路旁的花床上,他就沖我大喊大叫,好像他家裏失火的樣子。

我們的討論到此為止,我帶著比來時更加憂傷的心回去。 我得出結論,這些牧師和信徒雖想安慰人,卻又叫人愁煩,看出他們對我毫無益處;因為我靈裡的苦悶,他們不能了解或幫助。 以後我去見另一位很受尊重的馬漢姆牧師。 他原想給我一些藥,為我放血;可是盡管他們盡力嘗試 他們不能從我的手臂或頭部放出一滴血來。我的身體似乎已因憂傷痛苦和煩惱而枯乾了,有時實在難忍,寧願沒有出生,或生來便瞎了眼睛,看不見這世上的一切罪惡和虛榮;或者生來耳聾,聽不見一切虛偽和邪惡或褻瀆主名的言辭。 到了所謂的耶誕節期,別人都在宴樂慶賀,我卻挨戶探訪寡婦,給她們一點錢。 有人請我參加婚禮時,我全都拒絕了;但是第二天,或者此後很短時間內,我會去拜訪新人;如果他們貧窮,我就給他們一些錢;因為我有能力不讓別人為我破財,也能給別人一些東西滿足他們的需要。

在 1646 年初左右,我在進入科芬德里的時候,心裏浮現一個考慮,那是怎麼說的,「所有的基督教徒都是信徒,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都是如此;」並且主給我啟示,如果所有人都是信徒,那麼他們都是從神生的,出死入生;除非這個過程發生,否則他們都不是真正的信徒;並且儘管別人說他們是信徒,其實他們不是

另外有一次,在某個第一天(週日)的清晨,我正在田間散步,主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有牛津或劍橋大學的資格,並不足以使人成為基督的使者或牧師;」這刺激我思考這個問題,因為這是人們普遍的看法。 主向我點明這個道理時,我看得很清楚,並且我對其真實性確信不疑。 我敬仰主的良善,他在那個清晨向我 開啟 了這個道理。 這有損牧師史蒂文斯的職位,具體說來就是,“在牛津或劍橋大學受過教育,並不足以使人適合當牧師。” 所以我心裏明白的這件事,在我看來有損于牧師的職位。

網絡編輯的評註: 欲知那些牛津和劍橋神學生的不可思議之野蠻行為,請參閱他們後期嚴厲的迫害紀錄,甚至於造成他們受害者的死亡。在你讀過這些報導之後,你將了解為什麼主的漠視神學教育是完全真實的。

開啟』 是直接通過祂微小安靜的聲音,從主那裏接收到的清晰認識 - 那在每一個人心中和口中的主的道

但是我的親戚們很是不安,因為我不願跟他們去“教堂”聽牧師講道;相反,我去果園或田間,帶上《聖經》,自己一個人獨處。 我問他們,約翰不是對信徒們說過,“他們並不用人教訓他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他們。”(約翰壹書 2:27)儘管他們知道這句經文所言不虛,他們仍然心緒不寧,擔心害怕,因為我在這件事上不順從他們的意願,不跟他們去聽牧師講道。 我看到一個真正的信徒與他們心目中的有所不同;並且我認識到在牛津或劍橋大學受過教育並不足以使人成為基督的牧者。 明白這一點,我為何還要追隨上過牛津或劍橋大學的人? 所以我不能參加他們的團體或其他宗派的團體;只求完全依賴主基督耶穌。

另外有一次,我心裏得到這個啟示,“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宇。” 這起初看上去很奇怪,因為牧師和人們都曾經把他們的殿宇或教堂稱為令人敬畏之地,神聖之地和神的殿宇。但是神向我清楚地啟示, 他不住在人管理和建造的這些殿宇裏,而是住在人們的心中司提反和使徒保羅都證明過,神並不居住在人手所造的殿宇裏,甚至不住在他曾經命令建造的耶路撒冷殿裏,因為他結束了那預表的時代;唯獨他的子民才是他的殿宇,他居住在他們裏面。 我在田間朝我的親戚家走去的時候,明白了這個真理。 當我到了那裏,他們告訴我牧師納旦尼爾·斯蒂芬到過那裏,說道,“他害怕見我,因為我在追隨新的亮光。” 我暗自笑了,知道神讓我明白了關於他和他的同事牧師在牛津和劍橋大學受過教育的事。 儘管我的親戚們理解能力超過了牧師的理解,我沒有把我的心得告訴我的親戚們,因為他們仍然去聽牧師講道,我不願隨他們去,他們還為此傷心。 但是我向他們展示聖經的經文,人裏面有個恩膏可以教導他,神會親自教導他的子民。 我對有關《啟示錄》裏寫的東西有很多想法;我提到這些想法時,牧師們和信徒會說《啟示錄》是一本上封條的書,不鼓勵我讀這本書。 但是我告訴他們,耶穌會打開封條,《啟示錄》是離我們這一代人最近的書;使徒們的書信是寫給生活在以前時代的聖徒們,但是《啟示錄》裏寫了將要發生的事。

此後,我遇到一群人,他們認為女人沒有靈魂,(還輕鬆地補充說),就跟鵝一樣。 我斥責他們,告訴他們那種看法不對;因為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 神我的救主為樂。”

我去了另外一個地方,來到一個民族中間,他們過分依賴夢作為自己靈程的嚮導。 我告訴他們除非他們能區分夢和夢的不同,否則他們會把所有夢搞混;因為有三種夢: 事務太多有時導致做夢;並且在夜間撒旦在人裏面低聲耳語;以及在夢裏神對人說的話。 這些人停止依靠夢,終於成為了號稱為朋友的會友。

儘管我有重大的啟示,然而煩惱和誘惑多次降臨於我,以至於白晝時我希望夜晚來臨,夜晚時我希望白晝來臨;由於在我煩惱的時候我得到啟示,我可以像大衛那樣說,「 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 我所得的啟示替我解答了許多問題;並且解答了許多聖經的問題;因為我對經文有很大感悟;並且當我處在煩惱之中時,一個煩惱也讓我明白另一個煩惱的意義。

大約在 1647 年初,我受到神的感動,去了德比郡,在那裏我遇到一些友善的人們,與他們開展很多討論。 然後我去了皮克區,遇到了更友善的人們,有些還懷有空洞崇高的理念。 我繼續遊歷,經過萊斯特郡的一些地區,進入諾丁漢郡,我遇到一些親切的人們,還有個名叫伊莉莎白·胡藤(Elizabeth Hooton)的女子,她非常親切。 我與這些人進行了一些會晤和探討;但是我繼續受到困惑,並且經常面臨巨大的誘惑。 我時常禁食,很多天在孤獨的地方四處行走,並且經常隨身帶著聖經,坐在樹洞裏和孤獨的地方,直至夜晚降臨;我常在夜裏獨自悲傷地行走,因為當主首次在我裏面工作的時候,我是一個悲傷的人。

注釋:伊莉莎白·胡藤是頭一批被喬治福克斯說服真理中的一位,也是在 1650 年第一位成為貴格會牧師的婦女。她的丈夫在社會上有顯要的地位,並且她不但是第一位婦女成為貴格會牧師,也是該會的第二位牧師,並且也是六十勇士之一,他們是一群跟隨喬治福克斯,被主差遣到英格蘭各地傳福音的人。

在所有這段時間裏,我從未參加任何宗教團體,只把自己奉獻給主,放棄了所有邪惡的夥伴,離開了我的父親和母親,以及其他所有的親戚;我在地上是個來回游走的陌生人,是主讓我的心傾向於那麼做,我在我出生的那個鎮子租用一間屋子自用,有時在一個地方多呆一些時間,有時少呆一些時間;因為我不敢在一個地方長時間呆下去,害怕表明信仰的人和不信神的人;作為一個溫和的年輕人,我擔心和任何一類人談話過多就會受到傷害。 正因為此,我讓自己成為所有人的陌生人,我追求屬天的智慧,並且從主那裏獲取知識;並且我的感情重新得到指引,從關注外面的事情轉到只關注主自己。 儘管我的歷練和煩惱非常巨大,它們並不是持續不斷,我偶爾會有解脫;有時我被帶入如天堂般的快樂,以至於我以為自己在亞伯拉罕的懷裏。 由於我不能宣佈我所遭遇的苦難,這個苦難如此巨大,沉重地壓在我身上,以至於我也不能在苦難之中頌揚神顯示給我的憐憫。 啊,當我在極大的困苦之中時,神給予了我的靈魂永恆的愛! 當我的煩惱和折磨很大的時候,他的愛是極其的大。 主啊,你使豐碩的田野變成貧瘠的荒野,也使貧瘠的荒野變成豐碩的田野! 你既能打垮也能支持! 你既能殺生也能使之活過來! 所有的榮耀都是你的,啊,榮耀的主啊! 在聖靈中認識你就是生命;但是那屬肉體的知識帶來死亡。 當肉體中存在神的知識時,欺騙和自我會服從任何東西,並且對不知道的事情會說,是的,是的。 先知和使徒們談論了這個世界擁有的屬肉體的知識。 先知和使徒們在生命裏,但是背離真道者沒有生命,只有他們話語的記錄;他們所有的神聖經文不過是形式,並不在生命裏或者最初說出經文的聖靈裏。 所以它們都亂作一團,為肉體提供所需,來滿足肉體的情慾,但是不滿足耶穌在他權能和聖靈裏的法律和命令;為此,他們說他們不能做。但是為了滿足肉體的情慾,他們能歡歡喜喜地做到。

我從主那裏獲得這個啟示,即在牛津或劍橋受教育不足以使人成為基督的牧者,此後,我對牧師關注的更少,更多關注不信奉國教的人。在他們當中,我看到有一些善心;並且他們很多人在後來逐漸被說服,因為他們得到一些啟示。 但是由於我放棄了牧師們,所以我也離開了獨立的傳教士以及那些被稱為經驗最豐富的人;因為我看到他們當中沒有人能夠幫助我的需要。 當我對所有人的全部希望都落空的時候,我再沒有任何外面的幫助,也沒有人能告訴我該怎麼做;那時,噢! 我就聽到一個聲音說:“有一個人,就是耶穌基督,能滿足你的需要情況。” 我聽到這句話時心高興得都跳了起來。 然後主讓我明白,為何在地上無人能滿足我的需要;具體地說,即讓我能把一切的榮耀歸於他。 因為所有人都被罪和不信的噁心捆綁,就跟我以前一樣,要想獲得自由,每個人必須知道耶穌是造物主,只有他才理解我們;他啟發開導,賜給我們恩典、信心和力量。 並且當神動工的時候,誰能阻止? 我通過經驗認識了這個道理。

我對主的願望變得更加強烈,對神以及耶穌自己的純潔知識懷有極大熱情,不需要任何人、書或著作的幫助。因為雖然我讀過講到耶穌和神的經文,然而我只通過啟示認識他,因為只有照他啟示的鑰匙,作為按照生命之父通過他的聖靈把我吸引到他兒子的面前來。 然後主溫柔地引領我,並且讓我看到他的愛,這無盡永恆的愛超越了人們在自然狀態或通過歷史或書籍得到的所有知識。 那種愛讓我看到自己,看到沒有神的“自己”;並且我害怕所有的夥伴;因為通過神的愛讓我看見自己,也看清了他們。 我和任何人、牧師、信徒或任何自立派的人都沒有來往。 我只和擁有鑰匙的耶穌有交通,他給我開啟光和生命之門。我怕所有的俗世論客,因為我只能看到腐敗,以及在腐敗重壓之下的生命。 當我深處困境之中,完全封閉自我的時候,我不能相信我能得勝;我的煩惱,我的悲傷,以及對我的誘惑如此巨大,令我經常想我應該在絕望中放棄所有希望,這個念頭的誘惑力很大。 但是當耶穌向我啟示他如何受到同樣魔鬼誘惑,如何戰勝魔鬼,打傷魔鬼的頭;通過他以及他的能力、光、恩典和聖靈,我也能得勝,我對他有信心。 所以當我處在黑暗中,既無希望又沒信心的時候,是他向我啟示。 開啟我的耶穌 賜給我他的光,是那使我來信他的光,賜給我盼望,也就是他自己,在我裏面啟示他自己,賜給我他的聖靈和恩典,我深處困境和軟弱中的時候,發現這些足夠了。 這樣在飽受最深痛苦和最悲傷以及最大誘惑的情況下,主在他憐憫之中保守我。我發現我內心存在兩種渴望;一種是追求所有被造的,得到他們的幫助和力量;另外一個是追求造物主,以及他的兒子耶穌基督;並且我看到整個世界都不能對我有任何益處。 假如我享受國王的膳食、宮殿和待遇,這一切都算不上什麼;因為除了主加給我的能力,什麼都不能給我安慰。 我看到信徒、牧師和人們健康無恙,怡然自得,而我在同樣的環境中卻痛苦萬分,他們心愛的東西我都想除去。 但是主的確把我的渴望定在他身上,從他那裏我獲得幫助,我的憂慮單單卸在他身上。 所以不論什麼情況,都應該耐心地等候主; 等候那從耶穌來的恩惠和真理;因為如果你這樣做,對你就有一個應許,主將在你裏面實現這個應許。 所有饑渴慕義的人的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我已發現這是真的;讓我們讚美那使饑渴慕義的靈魂滿足的主。 噢!讓所有的真信徒說,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正是 神偉大的愛,讓悅人眼目和屬肉體心思的事物成為荒野; 讓貧瘠的荒野成為豐碩的田野。 這就是 神的偉大工作。 但是當人們的思想按照世俗的軌道,追隨萬物和多變的事物、多變的方式和宗教、以及多變和不確定的教師,他們的思想就處於束縛狀態,並且他們脆弱多變,隨著空洞的教條、思潮、理念和事物上下搖擺;他們最深處的思想都遠離不變的真理,不然耶穌基督的光會使他們保持在不變的心態。 他就是通往父神的道路;父神通過他的聖靈和能力,在我遭受煩擾的時候保留了我;願他的聖名永遠受到讚頌!

再一次,我聽到一個聲音向魔鬼說,“你這個魔鬼,你試圖摧毀生命,但是你辦不到;因為守衛生命之樹的劍將摧毀你。” 所以基督,打傷毀滅者魔鬼的頭的 神的話,保留了我;我的思想被連於基督,而基督打傷了這個毀滅者魔鬼的頭。 這內在基督的生命在我裏面興起來,來回應所有反對的信徒和牧師,讓我想到許多經句,用來駁斥他們。 另外有一次,我看到 神偉大的愛,內心充滿對其無限無盡的敬仰。 我看到從 神那裏被棄絕的和進入神國的;看到開啟大門者耶穌如何用其神聖的鑰匙給予進入神的王國的通道。 我看到死亡以及它如何降臨所有人,並且壓制人以及我內心的基督;並且我看到我如何在這基督裏被形成和重新創造,以及諾言是什麼。 儘管我內心出現這個發展,我內心裏好像仍然有兩個明顯的東西在請求;並且我的思想中出現對恩賜和預言的疑問和懷疑,我再次受到絕望的誘惑,擔心得罪了聖靈。 很多天以來我都極端困惑,煩惱叢生;然而我仍然把自己獻給主。 一天,我在外獨自行走後回到家,這時我被神的愛所包容,以至於我能仰慕他的愛的偉大;並且當我處在那個狀態時,裏面永恆的光和能力給我啟示,我清楚地看到基督已做和將要做的一切事;以及他如何征服與摧毀這個誘惑者,魔鬼以及他所有的作為,並且他在魔鬼之上;所有這些煩惱和誘惑都對我有好處,基督賜給我這些來考驗我的信心。 主給我啟示,這樣我就能超越並看透所有這些煩惱和誘惑。

當我看到所有一切都是基督所做的, 而基督就是那生命。因此,我充滿活力的信心增加了,我的信心在他裏面。 任何時候只要我不看我在基督裏真實的情況,我隱秘的信心就堅定起來,盼望從下面支撐著我,如同海底的錨;使我不朽的靈魂被繫在基督裡,使我的靈魂在海上世界游泳,那裏波濤洶湧,天氣惡劣,狂風暴雨,並且還有誘惑。 但是,噢! 然後我的確看到我的煩惱、磨難和誘惑,比任何時候看得都清楚。光出現,所有在光之外的東西都顯現了;黑暗、死亡、誘惑、邪惡、罪孽;所有都被暴露,在光之下被看到。這之後,我裏面出現純潔的 ;然後我看到基督怎樣像精煉者之火和蒸洗工之肥皂來履行使命。 然後屬靈的分辨能力進入我裏面;由此我發現我自己的思想、呻吟和歎息; 發現是什麼蒙蔽了我 ,以及是什麼啟示了我。那些既不能耐心忍受,也不能經受火的東西,我在光中發現是肉體的歎息,這個肉體不能屈服於神的旨意;我就這樣受到了蒙蔽,不能在所有的磨難、困擾、痛苦和困惑中耐心處之;不能靠十字架也就是神的大能來釘死自己,使那活著的人和有活潑生命的人來追隨他,而那會如烏雲密佈遮掩住基督的同在,那聖靈之劍砍下的東西,必須死亡並且不能活著。當我分辨了聖靈的歎息,我就被開啟,就向神祈求;這聖靈就是真正等候神的靈,為了身體得贖以及一切受造之物的救贖。 通過從真正的聖靈來的歎息,我看清虛假的歎息和呻吟。 通過這個無形的聖靈,我發現所有虛假的聽到的東西,虛假的看到的東西,以及虛假的聞到的東西,這在靈之上,遏制並且悲傷;在那裏的所有一切都亂成一團,全是假像,虛假的祈求和禱告在那裏,在欺詐裏面和上面,在那濫用神的聖名的本性和舌頭,在埃及海裏翻滾,尋求沒有的東西;因為他們恨他的光,抵抗聖靈,把恩典轉變成繼續犯罪的藉口,反叛聖靈,背離真道,違背了他們應該祈禱的聖靈。 凡是在真正的靈裏瞭解這些事情的人能證明這些事情。基督神聖的光顯明一切的事情,並且屬靈的 考驗和切斷所有的事。在主給我啟示的時候,我看到好些事情;因為他給我看什麼能在他神聖的試煉之火裏生存,什麼能在他的法律之下向神活著。 他讓我理解在約翰之前律法和先知是怎樣的;在神的永恆的國度裏最小的比約翰還大。肉體就被保存在神的純潔和完美的律法之下,而其不完美的行為也在完全的律法之下;神的法律是完美的,符合每個人裏面完美的神的原則。這個律法將由猶太人、先知和約翰遵守實行。唯有靠神的靈才能認識這個律法的給予者;除非通過神的聖靈的幫助,否則沒有人能真正讀懂這個律法,或者聽到律法的聲音。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的燒盡了。馬太福音 3:11-12)

能接受這個,就讓他接受吧。 約翰是一個女人生下的最偉大先知之一,他為了那光作見證。那光就是基督,那偉大屬天的先知,那真光降臨世界照亮了每一個人;使他們能相信他,成為光的子女,擁有生命的光,不會被定罪。 因為真正的信仰矗立在定罪所有邪惡的光中;魔鬼是黑暗的王子,會引人從光中出來定人的罪。 所有行走在這光裏的人來到神家所在的山上,這個家建立在所有的高山之上。 人們來接受神的教導,神會親自教他們他的法則。在光明中,我獲得了這些啟示。

我也看到 山上 燃起大火,燒盡了垃圾,粗糙和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為著叫主來到他的帳幕。這些事情將在人心裏找到;但是說到這些外在的東西和事情是在人心裏面的,好像從來都沒有聽過。 然而主說,“噢,大地,聽主的話!”

(注釋:聖經中對比福克斯經歷的文字: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崗都要削平。彎彎曲曲的地方要改為正直,高高低低的道路要改為平坦!路加福音:3:5

聖靈的律穿過屬肉體的思想、靈和意志,而意志並不順從,不遵循聖靈的律。 我看到這個律是臨到我的神的純潔的愛,我必須經歷這個愛,儘管我在這個愛的關照下困惑不安;因为我不能向律法死,(意指我們向律法是活的才會被律法約束,)(羅馬書7:6),但是因律法(或基督),就向律法死了(羅馬書7:4,加拉太2:19),這個律法審判和定罪那將要被定罪的。 我看到很多談論這個律法的人,他們從不知道 律法是他們訓蒙的師傅*(加拉太3:24); 看到很多談論神的福音的人,他們從不知道福音照亮他們裏面的生命和不朽。 你們這些曾經在那個教師的手下和被他所定罪的瞭解這些事情;因為儘管主在那一天秘密地給我這些啟示,今天它們已經被他永恆的聖靈所公佈,正如在房子的頂上。 並且當你被帶進律法,通過律法你對律法是死的(羅馬書7:4,加拉太2:19), 見證律法的公義在你裏面實現,你後來就會知道被帶入基督裏意味著什麼,得知他就是那創始成終者,並且你會擁有平安,以及通往神的途徑。 但是如果你偏離真道,離開那使你保持得勝的道路,尋找屬肉體的東西或話語,你會從新被肉捆綁,帶到掌管肉體和罪惡的律,受神的憤怒,以及情欲的事會再次出現。 神的律掌管罪惡和死亡的律;但是信心的律,或者賜生命聖靈的律,這是神的愛,因著耶穌而來的,(他是為了公義起見作為律法的總結),使你脫離罪和死的律。然而他們會引誘你從靈出來,進入肉體,回到肉體的捆綁中。 因此,你既然知道神的愛,知道他聖靈的律,以及在耶穌基督裏的自由,就要在他裏面站立得穩。站穩在那個神聖的信心上,他是你裏面那位信心的創始者,不要再被奴僕的軛轄制。 因為耶穌基督的服事和他的教訓帶入解放和自由;但是出於人的服事代表人的意思,帶入捆綁,以及在死亡和黑暗的陰影之下。 所以除了在永恆的聖靈裏,沒人能成為耶穌基督的牧者,這是在聖經被給出之前;因為如果他們沒有他的靈,他們就不屬於他的。 儘管他們可能有他的亮光去定罪討厭光的人,然而除非他們自己先在聖靈裏,他們永遠不能帶人進入在靈裏的合一和交通,因為神的種子(耶穌基督)對自私、屬肉體的和屬地的意志而言就是一塊沉重的石頭,這種屬地的意志利用必定消亡的知識和理解來統治此世界,其自身的智慧是屬於魔鬼的。 神的靈對造成屬肉體的的東西感到憂傷、為難和壓抑;與神的靈相爭的必須被他的靈治死削弱;因為情欲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欲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的。 肉體想要自由,並且聖靈也想自由;但是應該讓聖靈得到自由,而不是肉體。 所以,如果你消滅聖靈,連於肉體的情欲,成為其僕人,你就會受到聖靈的審判和折磨;可是如果你與聖靈聯合,在靈中事奉神,你就會得到自由,戰勝肉體及其作為。

*在你能夠聽到主的聲音並且跟隨他之前, 律法的道德核心是他們訓蒙的師傅。律法告訴你必須斷絕那些罪並且激勵你去尋求主的恩典;你可以藉著就近基督,安靜的聆聽祂,聽見祂,並且你聽的時候要對祂有信心,順服祂,就能得到。有更多可參閱順服仍舊是成為一個基督徒的基本要求。

所以,天天把自己保守在十字架裏, 就是在神的大能裏,你就會見證所有與神的旨意對立的東西都要被釘在十字架上,而且 這些不會進入他的國度。 在這裏提到這些事情,作為資訊、勸勉和安慰公佈於眾,正如主在那一天啟示給我。 在那一天,我對以色列的百姓埋怨索要飲水和食物感到奇怪,因為我能長時間禁食,而無須埋怨或想起食物。 但是我在其他時候,為了我有時沒有生命的糧和水就不滿意而受到評判,儘管我是為了要教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

我聽說在蘭開夏郡有一位婦女,她已經禁食二十二天,我旅行去見她;但是當我抵達那裏時,我看到她正處在誘惑中。 我跟她說了我從主那裏得到的啟示,然後離開她,她的父親是一個有聲望的人。 我繼續前行,走到德肯菲爾得和曼徹斯特的表明信仰的人當中,我在那裏呆了片刻,在他們當中宣佈了真理。 有些人相信而接受主的教訓,堅立在真道上。 許多信徒十分憤怒,都在為罪和缺點辯護;並且不能忍受聽關於「完全」和聖潔無罪之生活的話。 但是主的能力在所有人之上;儘管他們在黑暗和罪惡下被枷鎖所困,但這是他們所請求的,消滅了他們裏面溫柔的心。

大約在那時,在萊斯特郡的布勞頓有一個浸禮會的大會,有些已經與浸會分離;擁有其他想法的人們去那裏;我也去了那裏。 浸禮會會友來的不多,但是很多其他人在那裏;並且主打開了我的口,他永恆的真理在他們當中被宣佈,主的能力在他們所有人之上。 在那一天 主的能力開始大大的工作,使我從聖經得到許多大的啟示。許多人相信我所說的,從黑暗轉向光明,從撒旦的勢力下轉向神, 有許多人接受了他的能力,站起來讚美神。 當我與信徒和其他人辯理時,一些人會被說服,並且保持他們的信仰。 不過,我有時還在巨大的誘惑之下,並且我內心的痛苦很沉重;但是除了主,我找不到任何人可以傾訴我的狀況,我在白天和黑夜都向主哭訴。 我返回諾丁漢郡,在那裏主給我啟示對外面世界具有毀滅性的這些東西的本質也在邪惡的人的內心和思想裏: 狗、豬、蛇蠍的本質,所多瑪、以及埃及、法老、該隱、以實瑪利、以掃等的本質。儘管人們在外面找這些本質,我在人心裏看到這些本質。 我向 主大喊,說道,“為什麼我處在這種心態?看到我從未上癮去犯的那些罪?” 主回答道,“我要瞭解所有心態,這是必要的,不然我怎麼評價所有心態?” 從中我看到神的無盡的愛。 我也看到有一片黑暗和死亡的大海;但是在黑暗的大海上漂浮著一個光明和愛的無盡大海。從中我也看到神的無盡的愛,並且我得到重要的啟示。 當我在曼斯費爾德鎮沿著尖塔房子走路時,主對我說,“人們踐踏的必須是你的食物。”並且在主說話的時候,他給我啟示,即人們和信徒踐踏了他的生命,甚至基督的生命也被踐踏;他們以話語為食,並且互相喂話語, 但是踐踏生命,腳下踩著神兒子的寶血, 而那個血是我的生命;並且他們抱著傲慢的看法生活,談論著他。起初,這在我看來好像奇怪,即我應該以高級的信徒所踐踏的東西為食;但是主通過他永恆的聖靈和能力清楚地給我啟示。

然後四面八方的人們來見我,我怕被他們拉去;然而他們卻要我給他們領悟和啟示。 一個名叫布朗的人臨死躺在床上時,有了關於我的重要的預言和異象。 他公開說主將要立我為他的重要器皿,為他成就大事。 他提到了其他人,說他們將一事無成;這些人當中有些當時頗有名氣,這句話在他們身上應驗了。 這個人下葬之後,主的偉大的工作降臨在我身上,很多人頗為羡慕,他們以為我已經死了;並且很多人在那十四天期間來看望我。 我在外表和身體上變化很大,就好像我的身體是新形成的或被改變過。 當我處在那個狀態時,我有了一個主給予的感覺和識別力。 通過這個識別力,我清楚地看到很多人談及神和基督時,在他們裏面說話的是魔鬼;但是這很難接受。 然而主的工作在一些人那裏繼續。我的悲傷和煩惱開始逐漸消失,歡樂的淚水從我臉上滴落,以至於我可以帶著一顆謙恭破碎的心,在白天黑夜向主哭,流出歡樂的淚水。 我看見無限,那沒有盡頭的事和那些無法表達的事,有關神的偉大和無盡的愛,這用話語無法表達。 因為我已經被基督永恆榮耀的能力帶著通過黑暗和死亡之海,經歷並征服撒旦的勢力;我甚至被帶著通過那遮蓋全世界的黑暗,那黑暗給所有人上了枷鎖,把所有人關在死亡裏。 帶我經歷這些事的神的同樣永恆的能力後來震驚了各國、牧師、信徒和人們。 然後我可以說我曾去過屬靈的巴比倫、所多瑪、埃及和墳墓;但是通過神的永恆的能力我從裏面出來了,越過並且在其能力的幫助下進入基督的能力。 並且我看到白色的收穫物,以及神的種子厚厚地鋪在地上,如同種植在土壤上的麥子鋪開來,沒有人去採集;我對無人採集傷心落淚。 關於我的一個報告傳開了,說我是一個在靈裏有辨識力的年輕人;這時很多人從四面八方來找我,有信徒、牧師和人們。 主的能力在我裏面顯現,我得到重要的啟示和預言,並且跟他們提起神的事情,他們全神貫注默默地聽著,走了之後宣傳我的教導的名聲。 然後誘惑者來了,又來誘惑我,指控我違反了聖靈,犯下了罪;但是我無法說出在那個方面犯了罪。 然後我想起保羅的遭遇,在他被提到三層天上,聽到隱秘的言語, 是人不可說的(林後12:4),然後撒旦如何派他的一個差役去打擊他。所以 借助基督的能力我也克服了那個誘惑。

在一六四八年,正當我坐在諾丁漢郡一個朋友的房子裏,(因為在這時神的能力已經打開了一些人的心,來接受生命的話語和與神重新和好),我看到大地裂了一條大縫,一股濃煙順著裂縫冒出來,地裂之後就應該有一次大地震。 這是人們心中的大地,在神的種子被取出大地之前,就要震撼大地。 的確是這樣;因為主的能力開始震撼他們,我們開始召開重要的會議,在人們當中有一股神的巨大能力和作用,這讓人們和牧師都感到震驚。

在一位法官的家中召開了一個牧師和信徒的會議,我也去參加了。 在這裏他們討論了保羅如何說他只通過“你不可有肉體的情慾”的律法才瞭解罪惡,並且他們聲稱那是保羅所說到的外在律法。 但是我告訴他們保羅是在相信主之後才說了那句話;因為他此前有外在律法,並且在這個法律裏被撫養成人,當時他在迫害基督徒的血氣裏;但是,這是他熱心所服務的神的律,他肢體中的律與之交戰;因為他認為對他來說是生命的反而帶給他死亡。所以牧師們和信徒變得越來越清醒,並且同意這不是外在的律,而是內在的律,顯示了保羅堅定信仰後他提及的內在血氣;因為外在的律掌管外在的行動,但是內在的律掌管內在的血氣。

這之後我又去了曼斯費爾德,那裏信徒和人們開了一個重要的會議;並且我受到感動去祈禱;主的能力如此巨大,房子似乎都被震撼了。我祈禱完之後,一些信徒說,“現在就像使徒的時代裏,他們所在的房子受到震撼。” 我祈禱完之後,表明信仰的一個人會祈禱,但這給他們上方帶來死氣和灰暗的蒙蔽。 表明信仰的其他人為他感到悲傷,並且告訴他,“這是臨到他的一個誘惑。” 然後他來找我,希望我能再次祈禱;但是我不能在人的意志裏祈禱。

(注釋: 從主『受到感動』, 就是被異象、領悟或話語清楚地吸引。)

不久之後,又召開了一個信徒的大會,一個名叫阿莫爾·斯托達德的上尉來了。他們在討論基督的血。 正當他們討論的時候,我通過看不見的聖靈的即時啟示看到了基督的血;我在他們當中大喊道,“難道你們沒有看見基督的血?” 基督的血灑在你們的心田和良心上,除去你們的死行,使你們去事奉那活的神。” 因為我看到了,這新約的血如何進入人心。 這使得信徒受到了驚嚇,他們只願意血在他們外面,不願意血在他們裏面。 但是當斯托達德上尉看到眾人試圖用他們的很多話語來攻擊我時,他站出來說,“讓這年輕人說話,聽這年輕人說說;”

當時也有一群被人們視為慈悲的牧師;他們當中一位名叫凱利特,幾位慈悲的人去聽他們佈道。 我受到感動隨他們而去,並且告訴他們注意主在他們內心的教導。 那個叫凱利特的牧師當時反對俸祿,但是後來他得到一大筆俸祿,並且轉變成了一個迫害者。

現在我在這些地區行了一些善事,我通過德比郡又去了我的家鄉萊斯特郡,幾位慈悲的人信仰得到了堅定。 經過那裏的時候,我在瓦立克郡遇到一大群信徒,他們在田裏祈禱,高聲讀聖經。 他們把聖經給我,我打開翻到馬太第五章,基督在這裏解釋了法律;我向他們指示內在的心態以及外在的狀態;他們為此展開一場激烈的爭論,然後離開,但是主的能力在那兒已經開始動工。

然後我聽說在萊斯特要開一場辯論大會,長老會的人、獨立派的人、浸禮會的人,以及普通的祈禱者據說都要參加。 大會在一棟尖塔房子裏召開;我受到主的感動去了那裏,在眾人當中。 我聽到了他們的討論和辯論,有些坐在條凳上,牧師在講臺上,很多人聚集到一起。 最後,一位婦女提出關於彼得所說“你們蒙了重生,不是是由於能壞的種子,乃是由於不能朽壞的種子,是借著 神活潑長存的道。”牧師對她說,“我不允許一個婦女在教會裏說話;”儘管他從前給任何人說話的自由。 然後我被主的能力大大地充滿, 我向前走去,質問這個牧師,“你把這種地方(尖塔房子)稱作教會嗎?抑或你把這一群烏合之眾稱作教會?” 因為這個婦女提出一個問題,他就應該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他給了任何人提問的自由。 但是,他非但沒有回答我,反而問我,什麼是教會? 我告訴他,教會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由活石、活的肢體構成,是一個屬靈的家,以基督為元首;但是他不是烏合之眾的首領,或者是一個由石灰、石頭和木頭建成的舊房子的元首。 這把他們都激怒了。 牧師從講臺上走下來,其他人從他們的條凳走出來,爭論被打斷了。 但是我去了一個很大的旅館,在那裏與牧師和各種信徒討論“教會”的問題,他們都被激怒了。 但是我堅持真正的教會,及其真正的首領在他們所有人的首領之上,直至他們都放棄逃跑了。 有個人好像充滿愛心,有那麼一會兒好像要加入我;但是他很快就反對我,加入一個牧師,一起主張嬰兒浸禮,儘管他曾經是浸禮會的會友;後來他也離開我了。 不過在那一天有幾個人堅定了信仰;提出問題的那個婦女和她的家人都信主了;主的能力和榮光閃耀四方。

這之後我再次返回諾丁漢郡,進入海狸谷。 我走在路上,向人們宣講悔改的真理,在海狸谷的很多鎮子有很多人相信了;因為我在他們當中呆了好幾個禮拜。 一天早晨,正當我坐在火旁邊,一大片雲飄到我上方,並且一個誘惑開始騷擾我;我一動不動地坐著。 我聽到這句話,“萬物皆自然而生。” 並且暴風雨和群星出現在我上方,這樣我在很大程度上被烏雲密佈。 但是當我坐著一動不動,一言不發,房子裏的人們什麼都沒有注意到。 並且當我在下面坐著一動不動,泰然處之,我裏面出現一個強烈的盼望,響起一個真正的聲音,說道,“有一位活的神創造了萬物。” 烏雲和誘惑立即消失了,生命勝過一切;我的心裏很高興,並且我讚美了活的神。 過了一段時間,我遇到一些人,他們認為沒有神,萬物都來自大自然。 我和他們展開了激烈的爭辯,推翻了他們的說法,並且使他們中的一些人承認的確有一個活的神。 然後我明白了,我經歷這個經驗是有好處的。 我們在那些地區召開了大規模的會議;主的能力已經進入到那些地方。 回到諾丁漢郡,我發現有一群失望的浸會會友和其他的人。 神的能力運行,把許多人結集起來。 以後我到曼斯費爾德及附近一帶地方去, 神的能力在那些地方奇妙地顯現出來。 在德比郡也看到 神的能力。 在靠近德比的伊頓鎮有一個朋友會 的聚會, 神的能力大為彰顯,以致與會的人大受激動,許多人開口見證。 也有許多人因受主的感動,分赴各地的尖頭屋子(即教堂)向牧師及會眾宣講永恆的真道。

當我在曼斯費爾德之時,當地法官將開會解決雇用僕役之事,主命我前往曉喻法官,不可壓迫及克扣僕役工資。 因此我到那法官聚會的旅館去,到的時候卻發現有一隊鼓樂手在那裏,我沒有進去,心想明早再來,或者有比較適切的機會可以和他們討論。 但翌日早晨當我再去的時候,他們已走了,而我的眼睛忽然瞎了,什麼都看不見。 我詢問旅館主人當日法官聚會的地點, 他告訴我是在八英里外某市鎮; 這時候我的視覺又恢復了;我盡可能奔跑到那地方去。 抵達聚會地點後,看見許多雇僕也在那裏,我勸勉法官不可克扣雇僕工資,須以公道對待他們;然後又勸勉雇僕忠於職份。他們都誠懇地接受我的勸勉,國為我是受主的感動而說話的。

以外我又受聖靈感動,到曼斯費爾德和其他地方的好些法庭及尖頭屋子去,警告人們放棄壓迫和瀆神之語,遠離詭詐,投靠主,多行公義。 當我在曼斯費爾德法庭發言之後,我受感動往見當地最為邪惡的一個人,這人是一個出名的酒鬼嫖客和寫作淫詞的人;我以當敬畏全能 神的話譴責他的邪惡行為。 我說完話後即離開他,他跟著我上來,告訴我說,當我向他說話時他似乎受極重的擊打,身上沒有留下絲毫力氣。 這人終於相信了,離開他的邪惡,成為一個誠實虔敬的人;凡知道他以往之為人的都大為驚奇。 主的事工向前展開,在 1646、1647 和 1648 這三年內,許多人從黑暗轉向光明。在不同地方有許多朋友會的聚會,由於神的光照及其能力,大家結集聆聽神的教訓。神的能力益發顯出奇妙的作為。

這時候在靈性上我是經過火劍 進入于神的樂園。 一切的事都是新的,萬象萬物都給我一種新的氣味,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 我只知道純潔、無疵和公義;由於耶穌基督得蒙新造,符合神的形像;進入于亞當未墮落前的境界。 整個創造展開在面前;神指示我萬物怎樣按照它的性質而命名。 我心中曾一度踟躕難決,不知我是否應當以行醫濟世,因為主向我展現萬物,我看到了它們的性質和優點。 立刻我得到啟示,看見另一個比亞當未犯罪時更堅定的境界, 即進入到在耶穌基督裏的那永遠不能墮落的境界。 神且指示我凡屬他的忠心兒女,藉基督的能力與光明,都能進到亞當未墮落前的境界,並藉著那創造萬有之智慧和能力的聖道能以得到啟示,明白創造的奇妙作為。 神曾帶領我窺探至深奧之事,不是言語所能述說的;但是人們若順服 神之靈,越顯出全能者的形像與能力,他們自己也能承受那啟示萬物的智慧,且明白那在永恆者中隱秘的合一。

 (於是[耶和華神]把[亞當和夏娃趕出伊甸園];他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 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世紀 3:24)

這樣我為著主的事工繼續旅行,依照他的帶領。當我來到諾丁漢時,神的大能運行于朋友會會友當中。 從那裏我又到萊斯特郡貝荷谷的克勞森,神的大能亦在那些朋友會會友聚集的村鎮中顯現。 我在那裏的時候,神指示我關於世界三大職業——即律師、醫生和所謂聖職的事。 他指示我行醫的人缺乏 神造化萬物的智慧,亦不知萬物的功效,因為他們沒有那創造萬物之道的智慧。 他指示我牧師們缺乏那以基督為本的真信心,就是那種具有潔淨、得勝、並能引人歸向於神,使神喜悅的信心;這信仰的奧秘是必藉良心的清潔才能固守的。 他又指示我律師之輩是缺乏公道與正義的,也缺乏 神在第一次罪和眾罪之上所立的聖律,那律是與人所干犯了 神之靈相稱的。 這三者——醫生、牧師和律師——以缺少智慧,缺少信心,缺少 神的公道和律而統治世界;一個妄稱醫治人的身體,另一個妄稱醫治人的靈魂,第三個妄稱保護人民的財產。 但我看出他們都沒有智慧,沒有信心,沒有 神的公道和完全之律。 當主指示我這些事時,我感覺到他的能力充滿一切,凡相信和順服這能力的都必獲得改造。

牧師應被改造,從 神那裏接受真的信心。 律師應被改造,接受 神之律,即人人所干犯的“愛人如己”之律。 這使人知道他若冒犯鄰舍,就是冒犯自己,並知道 他希望別人怎樣對待他,也當怎樣對待別人。醫生亦應被改造,獲得 神那藉以創造萬有的智慧,接受關於各被造物的正確知識,並瞭解它們的功用,這功用是那創造它們的智慧的道所賦予它們的。 關於這些事我所得的啟示甚為豐富;我看清楚他們缺少了神的智慧,缺少了人當初被造時所有的公義和聖潔。可是人若相信那光,在光裏面行走——就是基督用以照亮一切世人的光——在基督的日子成為光明的子女, 那們他們就能藉著那創造萬物的基督——他是屬靈屬天的人——的神聖之光看見一切有形和無形之物。

我看到有關神父和牧師的方面,即儘管他們以欺詐為生,依照黑暗的力量行事,他們和他們的人都在這個黑暗力量之下;然而他們並非聖經裏提到的最大的騙子,因為他們在心靈上還沒有聖經裏很多人那麼敗壞。 但是主向我明示誰是最大的騙子,以及他們在心靈上能多敗壞;甚至那些敗壞到像該隱那麼深的來聽神的聲音;那些走出埃及,通過紅海,在海邊讚美神的人;那些能通過自身經歷談及神跡和奇事的人;那些像可拉、大坍以及他們夥伴敗壞到那麼深的人;那些像巴蘭敗壞到那麼深的人,他能說主的話語,聽到並且知道主的聲音,並且瞭解聖靈,能看到雅各的星,以及以色列帳幕的敬虔;第二次出生(重生)的人,任何法術都無法勝過。 這些人能講出這麼多神的經歷,然而離開神的聖靈和話語,故意作對;這些人由始至終是大騙子,比牧師們有過而不及。 同樣在基督徒中間,諸如應該以基督之名佈道,行神跡,趕鬼之輩,他們生在福音時代中卻走在該隱、可拉和巴蘭的道路上而且跟他們走的一樣遠;這些人曾經是並且將是大騙子。 他們能說出對基督和神的體驗,但是不活在神的生命裏,他們領導後輩,有敬虔的外貌,但是背了敬虔的實意和能力;他們內心裏離開聖靈吞食生命,把人們帶入敬虔的外貌,但是像該隱那樣迫害有主能力裏的人;並且貪婪地追隨巴蘭的錯誤,通過貪婪熱愛不義的工價,就像巴蘭那樣。 這些該隱、可拉和巴蘭的追隨者們自從使徒的時代起就把世界帶入像海一樣的起伏不定。 像我看到的這些現在可能會欺騙,正如他們在舊時那樣;“但是他們不可能欺騙他的選民,那些在創世以前在基督裏被揀選的人,”並且在那騙子出現之前;儘管有人會被他們的啟示和預言所蒙蔽,不把他們的心思獻給主耶穌基督,而耶穌基督的確把他的啟示賜給屬於他的人。

我見過許多牧師和讀過聖經的人的心態。他們大聲反對該隱、以掃、猶大和聖經裏提到的以前其他的邪惡的人,但卻沒有看到該隱、以掃、猶大和其他人的本質就在他們自己心中。 這些人說,“他們、他們、他們”才是壞人;總是用到別人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但是通過真理的光和聖靈,他們有些人逐漸開始瞭解他們自己,然後他們才能夠說,“我、我、我”,是我自己成為以實瑪利、以掃等。因為那時他們看到自己裏面狂野的以實瑪利的本質;在他們裏面的該隱、以掃、可拉、巴蘭以及地獄之子的本質,還有他們裏面的神坐在這些罪性之上。 於是我發現鑽研聖經的人本是墮落的人,並且在定罪別人時自己尚未改變。 並且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墮落的猶太人身上,稱他們為結實的橡樹、高大的雪松、巴珊的肥牛、野母牛、毒蛇等等。並且指控是他們閉上了眼睛,塞住了耳朵,使心變得剛硬,並且聽覺遲鈍;是他們恨光,反抗光,消滅聖靈的感動,使之煩惱和悲傷,心懷惡意地與恩惠的聖靈作對,並且把神的恩典變成放肆;是他們抵抗聖靈,得到敬虔的外貌,並且反對敬虔的能力;是他們在內心是披著羊皮的貪婪的狼;並且他們是沒有水的井,沒有雨的雲,不結果實的樹等等。但是當這些如此熱衷於挑別人錯並且以為自己沒犯這些錯誤的人看看他們自己,在基督的光明下徹底地檢查自己,他們會看到自己裏面有足夠多的這些狀況。 然後他們不會大喊“他或他們”是邪惡的,而是“我和我們”被發現處於這些狀態。

我也看到人們如何在沒有對聖經有正確認識的情況下讀聖經,並沒有把聖經充分地應用到自己的身上。 因為當他們讀到從亞當到摩西都被死亡統治;律法和先知直到約翰;天國最小的比約翰大;他們讀到這些並不應用到自己身上,而是應用到別人身上,(並且這些在別人身上是真實存在),但是他們不去內心尋找在自己裏這些情況。 當這些事在我裏面被啟示,我看到死亡統治著從亞當到摩西的人們;從進入過犯,直到他們遭到定罪,這使人們受制於導致滅亡的罪惡。 經過摩西的職事之後,先知們的職事被認識和理解,通過各種比喻標記影子直到到約翰,這個婦女所生的最偉大的先知;他的職事預備了主的道路,把高山鋪平,把路徑弄直。 經過這個職事,一個通往永恆國度的入口被人所知。 我還清楚地看到,沒有摩西的靈,誰都不能正確解讀摩西,他以其靈看到在天堂人如何有 神的形像,如何墮落,死亡如何臨到,以及如何所有人都在這個死亡之下。 我看到摩西如何接受管轄所有的違反者的純全的律法;當人們進入管轄首個違犯行為的公義律法時,那些潔淨的獸類如何被獻祭。 摩西和先知們看透了各種東西,並且超越了它們;他們看到了大先知基督要來承受一切。 我看到沒人能正確解讀約翰的話語,不能真正理解它們,除非本著約翰說這些話的同樣神聖的靈;除非通過從神來的燃燒閃耀的光芒。 因為通過那種靈,扭曲的本質可能會被弄直,粗糙的本性可能會被弄光滑,裏面貪婪和暴力的人可能會被驅逐;虛偽的人可能會結出悔改的果子並且他們罪惡和世俗的山會被削平,他們裏面的山谷被填滿,才可能會為主在他們裏面準備好一條光滑平坦的路;這樣天國裏最小的也會比約翰大。 但是所有人必需首先知道他們心中荒野大喊的聲音,因為犯法使這心變成荒野。 這說起來很容易,從亞當到摩西,從法律先知到約翰,死亡都在統治著人;但是沒有人能知道死亡究竟如何掌權,除非通過摩西、先知和約翰擁有的同樣的聖靈。他們無法知道摩西、先知和約翰話語的屬靈意義,也看不到他們的路徑和旅行,更看不到他們的盡頭是進入天國,除非他們有耶穌的靈和光照;沒有他的靈,他們也無法知道基督和他使徒的話語。 但是當人們通過神的靈和能力來認識基督,(使他的各預像,形象,影兒,應許,和預言實現),就會被聖靈引進真理和經文的本質,在作為其作者的基督裏面坐定,就能帶著收益和極大的喜悅閱讀理解聖經。

還有,主神叫我看見當我在公義和聖潔中有了耶和華神的形像,並且被帶進他的樂園中之時,亞當如何被造為一個活的靈魂,並看見 基督的身量,這奧秘是歷代以來隱藏著的,是不可以言喻,亦為許多人所不能承受的。 在我所接觸的(所謂的)基督教界各宗派中,我不曾發現有人相信,人可以達到亞當的完全(就是亞當在墮落之前,所具有的神的形像和神的公義聖潔),像他那樣純潔無疵。 這樣,他們怎能接受 長成而滿有基督身量的道理呢?他們甚至不能相信人在世上能夠達到先知使徒所有的能力和靈性。 儘管這是絕對的真理,其實凡沒有那先知和使徒們說話之靈的,就無法明白先知和使徒所說的話。

這時候 神以他那不可見的能力啟示我,叫我明白,人人都受到基督聖光的啟蒙」; 我看見這光普照一切,凡相信的人從罪中出來,就近這生命這光,成為 光的兒女 凡恨這光而不相信的,就被它定罪了,即使他們口中承認基督,亦無例外。 這事我在純粹的光之啟示中看見,並沒有任何人的幫助,當時也不知道聖經中何處有這記載,雖然以後尋索 聖經就找到了這經文。因為藉著那存在於聖經之前,並感動先聖說出聖經中話語的光與靈,我就看見了凡要知道神或基督,或瞭解聖經的真意義的人,必都要就近那感動並帶領先聖的聖靈。

但是我發現人們顯出枯燥和昏昏欲睡的沉重感,我對此感到好奇;因為有時我想讓自己睡覺時,我的思想回歸到從永恆到永恆之本源。 我看到死亡要經過這種昏睡沉重的狀態,我就告訴人們他們必須證實那種昏睡沉重的本質的死亡,在神的能力裏將它們釘死在十字架上,他們的思想和心意才可能定睛在上面的事情上。

有一次我在田野散步的時候,主告訴我說:「你的名字已寫在 羔羊的生命冊上,那是在創世之前即有的。」主既這樣說,我就相信了,並且在新生命中我也見到了。 過了一些時候,主命令我往世界各地工作,這世界洽如一片佈滿荊棘的荒野。 當我在神的大能力中帶著生命之道向世界宣佈之時,這世界像海浪翻騰發出怒濤的聲響。 當我向牧師、信徒、官吏和一般人民宣佈那神的日子即將到來,並勸他們悔改的時候,他們都像一片翻騰的海。

我被差遣來帶人們出黑暗入光明,使他們有可能接受耶穌基督;因為凡在他的光中接待他的,我看到他就賜他們權柄,作(不是自動成為,約翰1:12)神的兒女。我自己已經通過接受基督得到了。我要把人們指向聖靈,聖靈感動出聖經,通過聖靈他們可能會被引領到全部的真理,這樣由基督和神來作主,正如聖經的作者們那樣,他們說出並寫下聖經。 我要把他們轉向神的恩典,轉向來自耶穌在我們內心的真理;通過恩典他們會受到教導且帶給他們救贖,他們的心會被堅定,他們的話語會被調和,所有的人可能都會知道他們的救贖近了。 因為我看到基督已經為眾人死,是全世界的贖罪祭,並且已經 以他神聖和救贖之光、啟蒙了所有的人;並且只有那些 信從這光的人、才能成為真正的信徒。 我看到 帶來救贖的神的恩典已經向眾人顯現,神的聖靈已經向眾人彰顯,讓每個人都可從中受益。我看到這些事並不是借助人的幫助,也沒有借助字句的幫助,儘管他們都寫在聖經裏;但是我在主耶穌基督的光裏看到他們,直接通過他的靈和能力,正如寫下聖經的聖先知們。可是我並不輕視聖經,聖經在我是非常寶貴的,因為那感動我的靈就是那在聖經中說話的靈。主所給我的啟示,後來我在聖經中得到印證關於這些事我可說的話很多,多少部書都無法盡述;但一切的話都證明不足以述說 神的無窮之愛,他的智慧和他的能力,以及他怎樣準備訓練我去擔負他所指派給我的工作,一方面讓我看見撒旦的深淵,另一方面向我展開他的永恆國度裏的神聖奧秘。

當 神和他的兒子耶穌基督差遣我到世界傳佈他永恆的福音和他的國度時,我很高興奉這命,就是帶領人歸向那使人明白得救和親近 神之道的內在的光,靈和恩典;就是那帶領人進入一切真道,永不欺騙人的聖靈。

我所奉的命,就是要帶著和藉著 神的能力和聖靈,以及主耶穌的光,把人們從他們自己的路上帶領到那作為新的活路的基督;把他們從那人所設立的教會帶到神的教會,就是那以基督為首的,記在天上的總會。我還要帶他們離開那些被人訓練出來的教師,叫他們學習基督,他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天父如此指著他說過:「 這是我的愛子,你們應當聽他;」我也要帶他們離開一切屬世的崇拜,使他們在內心認識真理之靈,受他的引領;這樣他們就知道崇拜萬靈之父,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而凡不藉這靈拜他的人,實在不知道所拜的是什麼。我奉命要把人們帶離世界上各種徒勞無功的宗教;叫他們認識什麼是清潔的宗教,就是看顧孤兒寡婦和旅客,並且保守自己免於沾染世俗的污穢。 行乞的人實在太多了,看見他們往往使我傷心;這也表示好些口裏承認基督的人、他們的心腸是何等的硬呀! 我也奉命把人們帶離一切屬世的團契、禱告和唱詩,這些都是徒具形式,沒有力量;他們的團契應當是在聖靈之中,在 神的永恆之靈當中;他們應當在聖靈中禱告,在靈中以從耶穌來的的恩典歌唱,在心裡向 神唱出美妙歌,就是那位差遣愛子作為他們的拯救者的 神,他以靈界的太陽照耀全世界,以靈界的雨降給義人和不義的,正如他降雨水及賜陽光給全地一樣。 我也奉命把人們帶離猶太教的儀式和異端邪說,以及人造的一切屬世學說,這些學說叫人們無所適從,忽左忽右,從這一宗派轉到另一宗派,在動搖的基礎上打轉。也要叫人們離開那些無稽的教育和所謂要造就基督的使者(牧師)的學校和學院,這些使者事實上是自己造的使者,而不是基督的使者;又要叫人離開一切偶像、十架、嬰兒洗禮,一切所謂屬神的日子,以及一切從使徒時代規定下來,卻為基督能力所反對的所有無益的傳說。 出於對主的敬畏和他的權柄,我被感動出來宣佈這一切的錯誤,並且反對所有沒有自由地從基督領受而去講道的人。

還有,當主差遣我出去工作的時候,他禁止我向任何人脫帽致敬,不管他們地位的高低;同時在與人交談中亦不用任何尊稱字句,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是富是貧,是大是小,一律以普通的“你”稱之。 在旅行中,我從不向任何人說“早安”或“晚安”,亦不向人鞠躬或彎腿。 這種態度使各個宗派的人非常忿怒。 但是主的能力顯出他的榮耀,幫助我克服一切,許多人在短時間內歸向 神;因為主清晨的日光自天而降,疾速運行;藉著這光許多人看見了他們過去所處的境地。

網站編輯注釋:英國在這個時期,在教會中人人都帶帽子,包括講台上的牧師;在聚餐的時候他們也帶帽子。通常來說在那個時代帶帽子比近代更加普遍。在少數的情況之下脫帽代表一種尊敬 。孩子在他父親的面前必須脫帽 ,在國王面前人人必須脫帽 ,在尊貴的人的和有地位的人面前必須脫帽。貴格會的朋友把這個稱為摘帽禮(hat-honor),但是他們拒絕向任何人行這種禮節,包括在法院裏的法官;為此他們就遭受到罰款或者被監禁。他們在禱告的時候為了表示敬拜卻要脫帽。因此他們所行的摘帽禮恰與社會上的人相反。社會上的人為了人而不為神來行這種禮節,而他們卻為神而不為人來行這種禮節。

在喬治·福克斯的時代,學校把 thee 和 thou(你)的使用當作正確的單數人稱形式。 稱呼下層人時用單數,“thee 和 thou”。 上層人希望別人用複數“you”(您)稱呼自己,以對其表示尊敬。 用複數稱呼來對“重要的”人表示尊敬的做法是 神所稱之“歸於塵埃”。 如今,所有學校都將“you”教為單數;這個單詞不再用來對某人表示尊稱。

但是,噢! 在牧師、長官、信徒和所有各種信仰的人們特別憤怒,尤其是牧師和信徒;因為儘管“你”用作單數人稱符合他們的語法書、語法規則,也符合聖經,然而他們不能忍受聽到這個詞;並且因為我不能脫帽為他們致敬,這惹得他們所有人都十分憤怒。 但是主向我顯示這是從下面來的一種世俗的榮耀,他會將其置於灰塵中;那是驕傲的肉身所尋找的榮耀。他們不求只能從神而來的榮耀。 他們要的榮耀是墮落並與神疏遠的人們發明出來的,如果他們沒有得到這種榮耀,就會受到冒犯;他們期待被視為聖人、教會的會員和偉大的基督徒;但是基督說,“你們要互相受榮耀, 卻不求從獨一之? 神來的榮耀, 怎能信呢?”並且我(基督說)不受來自人的榮耀。 人們願意接受和給予榮耀,但是基督沒有得到這種榮耀。 這是基督不會接受的榮耀,他必須被置於塵土之中。 噢! 那引起的嘲諷、激情和憤怒啊! 噢! 為了我們之不肯向人脫帽,我們遭受了許多的辱駡,擊打以及監禁! 因為那很快考驗了所有人的耐心和沉著,不論那有多少。 有些朋友的帽子給人以暴力摘下來拋棄了,以致蒙受損失。 因這事我們所聽受的惡言污語真是難以形容,甚至有些時候得冒生命的危險;就是有名望的基督教信徒也這樣迫害我們,而這表現了自己並不是真正的信徒。 在人的眼中這雖是一件小事,卻在信徒和牧師當中引起了令人驚奇的慌張。但感謝主,許多人因此看清楚那種向人脫帽的風俗是沒有意義的,也知道那是真理所反對的。

這時候我非常熱心於到法庭上為公道呼籲,並以口頭或書面要求法官們主持公道;我又警告酒店主人須限制人民飲酒的數量,同時反對葬宴、酒席、五月節遊戲、競技、戲劇、和表演,因為這一切把人培養成虛榮和放蕩,又使人不敬畏 神。還有屬神的節日往往被這些事用來羞辱 神的名,這一切我都反對。 在市集和市場上,我奉命發言攻擊一切售賣假貨或詐欺的事;警告他們以公道及誠實相對待, 是即是,非即非;而且 要人家怎樣對待他們,就得怎樣對待人家;同時警告他們那將要到來的 神的可畏日子,這日子將臨到所有的人。我又被感動出來反對各種音樂,並反對江湖郎中在臺上耍把戲;因為這類事給純潔生活增加負荷,使人心趨向虛榮*。我亦極力勸勉學校教師,當以端莊敬畏 神教導學童,不可使他們學輕浮、虛榮、放肆之事。 同時警告家庭中父母要以敬畏 神之道教訓兒童僕役,自己在虔敬及品行上作好榜樣。 因為我看到猶太人要在舊約裏教他們的孩子神的律法,在其中訓練孩子以及僕人成長,(是的,他們要守安息日,並且要在行過割禮之後才可以吃祭物,);所以人們將基督教職業化,在新約的光照裏訓練他們的孩子和僕人,耶穌基督是神派來的救贖主,直到世界的末了,願所有人知道他們的救贖。 並且他們應該在生命的律法、聖靈的律法,以及愛和忠誠的律法裏訓練自己,這樣他們才可能擺脫罪惡和死亡的律法。 所有基督徒應該被聖靈行割禮,從身上去掉肉體的罪惡,他們就能來吃屬天的祭物,耶穌基督,那真正的屬靈食物。除了被聖靈行割禮的人,誰都不能吃這個祭物。 同樣我為占星家感到煩擾,他們把人們的思想從基督,明亮的晨星和正義之子那裏引開,而太陽、月亮、群星和所有其他東西都是他造的,他是神的智慧,從他那裏才可以領受關於萬物的正確知識。

*江湖郎中在臺上兜售毫無價值的藥品。 喬治·福克斯在他的教義作品裏寫到不稱讚主的音樂是一種干擾。 我會補充這句話說,讓你頌揚萬物之美、稱讚神,或者讓你愛人類的音樂是好的;但是基督教的音樂並不討祂喜悅,因為它來自不瞭解他的人,反映出錯誤的教義。

一班屬世牧師的品德使我非常傷心;當我聽見從尖塔發出召人聚會的鐘聲時,即覺生命受了傷害;因為這鐘聲和市場上的鐘聲無異,它要結集人們,好使牧師出售他的貨品。 噢! 從販賣聖經和說教,他們——最高的主教到最低的牧師——聚斂了大量金錢! 在世上還有什麼生意可與宗教生意相比呢? 殊不知聖經原是白白贈送給人的,基督命令他的門徒將福音白白傳佈給人,先知使徒也曾譴責一切貪婪的雇工愛錢的傳道人。 我就是在主耶穌這種自由之靈中奉差遣向人宣佈生命之道和白白的救恩的;勸勉人歸向基督,他白白施賜,又使人 恢復 神的形像,即當人墮落之前所具有的,叫他們得以 在耶穌基督裏坐在天上的寶座上

注意並依照下列的事件,評估你在基督裏的地位,並詳細對以上作證:

  • 真光,
  • 你的心態,在你裏面的罪,被顯示
  • 看到基督,他已經被你穿透,定在十架上,你的罪正拽著他走
  • 被罪和死亡的律教導過
  • 定罪的職事
  • 先知的職事,(準備他的道路)
  • 燒盡所有廢物的大火
  • 山被鋪平
  • 兩個懇求。
  • 親眼見證聖經裏描寫的事件 ,從亞當到夏娃,到摩西,到先知
  • 亞當和夏娃墮落前的心態,仍然能夠被引誘。
  • 經過亞當和夏娃的心態,到達基督的心態,無法被引誘
  • 在天國坐在基督裏
  • 那些相信真光的人才可以作真信徒

 喬治·福克斯皈依的經歷就這樣結束了,由此開始了有記錄以來最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工。 H.W.

這網站意圖指示你如何
由罪中得釋放
通過十架之神的轉化動力得幫助,
導致與神在天國聯合。

<首頁> <下頁>





 


返回頁首 | 關於我們 | 首頁